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

大学毕业当主播,靠谱吗?

2020届高校毕业生874万人,同比增长40万人,2021届高校毕业生预计909万,同比增加35万人,人数将再创历史新高。

2020届高校毕业生874万人,同比增长40万人,2021届高校毕业生预计909万,同比增加35万人,人数将再创历史新高。

最难就业季,永远是“这一季”,找工作是永恒的话题。

是进大厂学习互联网黑话,接受内卷、996;还是投身考公大军,寻找稳定的明天;或者宅家做个自由职业者?

近几年直播带货让李佳琦、薇娅、辛有志等人走入大众视野,除了购物和图个乐,“顶级网红”的发迹史也让无数年轻人萌生了类似“我努力一下是不是也可以成为带货主播”这样的网红梦。

教育部早就明确了写公号、当博主、打电竞等职业都算就业,但价值观念逐渐多元的当下,选择越多,不确定性越大,作出决定就越难。

当主播,真的是毕业生找工作的捷径吗?不如让我们先来看看电商主播的行业现状。

电商直播的主播都有谁

“站在风口上,猪都能飞起来。”近几年的直播行业风头正盛,所以大家都往直播带货扎堆。

除了李佳琦、薇娅这些一说出名字大家都知道的头部主播,直播平台的主播都是哪些人?

根据小葫芦大数据的《2020直播电商白皮书》(后称白皮书)显示,主要分为四类:网红达人、明星艺人、企业家、其他身份主播(档口主播、店员/店长)。

大学毕业当主播,靠谱吗?

网红达人圈的代表人物如李佳琦、薇娅、辛有志;明星圈诸如刘涛、易烊千玺、吴亦凡、张雨绮;企业家则不得不提董明珠、罗永浩、雷军和刘强东等人。直播电商的迅速发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尝试直播,网红、明星、企业高层、线下导购、政府官员、线上店员……都想来分一杯羹。只不过比起散落于各平台的素人,前三类人的业绩更好,流量更大,噱头更吸引眼球。

最近身处舆论中心的辛有志,职业生涯的巅峰期,一场直播销售额就可以上10亿,薇娅曾以4000万的价格在直播间卖过火箭,李佳琦的“所有女孩,买它!”更是让人听到就控制不住要下单的手。

展开全文

明星带货以刘涛为例,2020年5月9日,聚划算官方宣布刘涛成为官方优选官后,直播效果明显超出平台往期数据。大多数时候,不管是曝光还是转化,明星直播确实效益明显。

企业高层带货的王者,非董明珠莫属。从第一次直播“翻车”到“618”销售额破百亿,董明珠的电商直播之路线上线下齐头并进。除了在抖音、快手、京东线上平台的5场直播外,董明珠还安排了 全国一共8场落地的巡回直播,一路走过江西赣州、河南洛阳、澳门、江苏南京、广东珠海等城市。2020年的这13场直播,给格力带来来476.2亿元的销售额。

名人的销售额固然亮眼,更多的主播,则被归为“其他主播”这一类,散落于互联网世界的各个直播平台,他们可能是线下店的员工,也可能是货车司机、家庭主妇,这群人和以上提到的那些大众耳熟能详的人,共同构建了电商直播的千亿GMV(总成交额)。

主播们都在哪些平台直播?

2018年,头部短视频平台开始尝试电商带货,平台的推动、疫情时期线下购物不便、粉丝效应等多重因素的加持下,直播电商带货交易规模在2019年飞速增长,在2020年初迎来爆发。

根据白皮书,2019年中国直播电商交易总额达4169亿元,预计到2025年将达到64172亿元。相比传统电商购物模式, 直播电商购物模式互动性更强,参与度更高,凭借内容的丰富性、趣味性,正在被越来越多的用户认可。

小葫芦大数据发布的白皮书预计,截止2025年,直播电商交易规模将占中国网络零食电商市场交易总额的23.9%左右。

大学毕业当主播,靠谱吗?

电商直播依托的渠道主要分为两种:一类是以抖音、快手为代表的内容平台,另一类则是以淘宝、蘑菇街为代表的电商平台。

白皮书分析了淘宝、抖音、快手这三大主流渠道的销售额。显而易见,淘宝占据直播带货的半壁江山,快手、抖音则同分另外半杯羹。

从2020年下半年销售额来看,淘宝直播因为其起步早、题量大、拥有顶流带货主播、受众垂直,不管是总销售额还是客单价占比,都在三家带货直播平台中占据绝对优势。6-12月,淘宝直播带货在三平台所占比例大致在44%-55%的区间,场均客单价约为120元;快手直播带货的销售额占比在27%-36%左右,场均客单价约为70元;抖音直播带货的销售额占比在16%-24%区间,场均客单价约为100元。

不管快手老铁下沉与否,抖音用户如何沉迷“神曲”,销售额就在那里,不增不减。

大学毕业当主播,靠谱吗?

这三个平台当中,抖音头部主播最少,快手头部主播最集中。

从头部主播数量看,快手、淘宝呈压倒性优势,抖音的头部主播不多,其中快手的头部主播数量甚至略多于淘宝。4-12月,淘宝、快手、抖音三平台总销量前100的达人主播中,快手45人,淘宝40人,抖音仅15人。

从头部主播分列看,快手的头部主播受头部公会的影响较大,淘宝、抖音的头部主播则相对分散。销售额前10的达人主播当中,有5人是淘宝主播,4人是快手主播,抖音仅罗永浩一人。而这5名主播,分属于5家MCN,快手的前四名主播,则有3人与辛有志严选有关。

大学毕业当主播,靠谱吗?

值得一提的是,虽然平台收入喜人,但主播的个人收入却并不一定可观。经济日报的调查显示,一场直播佣金一般为销售额的20%-30%,其中,直播平台要扣除6%左右服务费,电商平台会再扣除10%左右,最后主播拿到手中的钱可能不到10%。

可想而知,真正赚钱的主播并不多。

电商直播的千层套路

人人都能做主播,但不是人人都能做好主播。

GQ报道《幸存者李佳琦:一个人变成算法,又想回到人》一文中写道,“李佳琦的经历常被解读成一种励志鸡汤:出身平凡,不懈努力,改写命运。很少有人意识到,这个27岁男孩的屏幕形象,和我们的消费习惯一样,都是一种被互联网算法筛选塑造的结果。”

我们往往只看到了网红主播带货数据的表面繁荣,却忽视了数据背后的千层套路。

任何一场直播带货,都涉及商家、机构、平台、主播等多方主体。直播前期的选品标准、直播现场的环境如何搭建、直播流程的设计、主播如何互动过、直播间如何运营、售后服务怎么跟进……流程长、环节多,一环扣一环的推进时,某一个部分出了岔子,整个直播的效果就要大打折扣。

除了明星和知名企业家自带流量,普通人想靠自己做带货主播翻红,难度可想而知。如果选择签约MCN,则要准备好承担背负过重“KPI”的风险。即使是有团队,KPI也不高这样的“神仙待遇”,只要开播,就得“下凡”,得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来面对网友和舆论。毕竟,不是每个人都能坦然地面对直播间的杠精。

后疫情时代,线下消费早已回暖,但消费者的线上购物习惯已经养成。2020年中国电商直播用户高达2.65亿,占网民整体的29.3%,信息碎片化的社会,多重因素的加持下,这一数据或许还将不断增长,直播带货的市场仍然前景可观。

电商直播发展至今,各大平台也在深度与头部主播绑定,加大对中小主播的扶持力度,商家自播在电商平台的比重也逐步上升。

身份多元化是整个主播结构变化的大趋势。目前各大MCN在高校频繁开招聘会,如果毕业后选择投身电商直播,成为多元中的“一元”,也不失为一种选择。

不过,理想的状态是在头部主播、肩部主播、中小主播并存的生态系统里风生水起,现实操作时能取得什么样的成果,就只能等时间验证了。

图片来源:《2020直播电商白皮书》

作 者 | 青 芒

编 辑 | 唐也钦

留步

微信公众号更改了推送规则,DT君很多次推送都埋了,好多读者都看不到我们的文章。

拜托大家每次看完文章,文末的 【转发】+ 【赞】+ 【在看】顺手点一遍,让微信知道你爱DT君,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收到推送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娱网棋牌游戏_官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yxbzl.cn/37412.html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