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

教育还是生意?作业帮急上市背后,教培市场荒唐的“资本游戏”

文:陈茜ID:BMR2004作业帮计划上市消息传出,教培市场风向已转。近日,据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称,中国在线辅导平台“作业帮”正考虑赴美IPO,至少融资5亿美元。该知情人士称,作业帮目前正与顾问就潜在的上市事宜进行合作,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IPO。

教育还是生意?作业帮急上市背后,教培市场荒唐的“资本游戏”

文:陈茜

ID:BMR2004

作业帮计划上市消息传出,教培市场风向已转。

近日,据彭博援引知情人士称,中国在线辅导平台“作业帮”正考虑赴美IPO,至少融资5亿美元。该知情人士称,作业帮目前正与顾问就潜在的上市事宜进行合作,最快可能在今年下半年IPO。

在2019年夏季达沃斯论坛上,作业帮创始人兼首席执行侯建彬在接受新华网采访时表示,“近期一到两年没有资本增资计划。”“我们不着急上市。”

强有力的监管政策正在主动“亮剑”,线上线下的教培机构噤若寒蝉。曾经资本的弄潮儿们,希望赶在监管再度升级的“达摩克利斯剑”落下前,积极寻求上岸。

在监管政策不明的当下,狂奔已久的作业帮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。

这场资本的狂欢退潮后,在线教育机构留给孩子们的到底是什么?

强监管时代到来,不安感增强

3月,作业帮任命欢聚集团原CFO金秉担任公司CFO。一位接近作业帮的人士当时对外表示,这是公司筹备上市的信号,作业帮计划在2021年赴美上市。

就此次再次传出上市消息及融资5亿美元规模等问题,《商学院》记者联系了作业帮品牌公关负责人,对方表示不回应。

虽然某作业帮员工也表示,公司内部都不知道上市的消息,但已经进入E +轮融资的作业帮,通过上市让投资人“退出”应是既定路线。

去年12月,作业帮完成逾16亿美元的E+轮融资,总融资额达到34亿美元。此轮融资的投资者,包括阿里巴巴、Tiger Global、软银愿景基金一期、红杉资本中国基金、方源资本等。

展开全文

出身是百度内部孵化业务,以拍照搜题功能起家的作业帮,赶上了在线教育直播课的风口。

在2014年内测,2015年从百度独立出去的作业帮,短短几年间,发展迅速。目前,累计激活用户设备突破8亿,月活用户约1.7亿。

同样,风口之上的作业帮和竞争对手们,也将校外教培竞赛推向失速。

3月,《人民日报》推出系列报道,“四问校外培训”,直面教培行业广告营销、超标应试、唯分数论、包装名师”、预收费等乱象,发问“这是做教育,还是做生意?”“这是教知识,还是教套路?”“校内减负、校外增负,怪圈怎么破?”

“做教育还是做生意”的灵魂一问,为聚焦K12阶段的在线教育平台未来增加了不确定性。

过去一年,培训机构倒闭“跑路”、狂轰滥炸地贩卖焦虑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。针对校外培训机构乱象,从教育部等监管部门释放的信息,到官媒频频发声,看似让线上线下的教培机构“胆战心惊”。

此前,一份《关于教育部“双减”试点工作座谈会精神的情况》的文件称,未来原则上不再审批新的K12阶段线下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,收费公示,限制广告投放等。这一消息导致多家教培机构股价下跌。

虽然后续教育部辟谣,称国家和地方出台政策以官方渠道发布内容为准,但是,加大整治力度已是既定事实。

这种严管收紧的态势,从北京对教培机构复课审批行动也可以看出。

自1月下旬,根据疫情形势,北京市暂停了所有培训机构线下培训和集体活动。自3月起,北京启动有序复课,各个区开始对教育培训机构全面排查,海淀、昌平、朝阳陆续发出了教育培训专治行动的通知。

虽然开始有序复课,但是在排查中不符合要求的机构依然不能复课。

近两个月来,海淀区只允许20个通过审核的教学点线下复课,全市也有70个教学点复课。这与全市线下2万多个教学点相比,几乎是“一刀切”。

北京民办教育协会副会长、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研究分会副理事长马学雷向《商学院》记者表示,监管政策并非只针对线下培训,只要是增加了学生课外负担,扰乱了教育秩序,增加家庭经济负担,违反青少年健康成长,制造教育焦虑的校外学科培训,都会受到监管。

他表示,针对在线教育出现的融资热、广告热、虚假宣传、投诉多、退费难等问题,也在讨论相关政策。比如对教师资格证合规的排查,广告赞助在央视下架等,后续还会有相应的措施。

根据作业帮官网教师信息公示显示,目前持证的老师为300位。相比服务月活约1.7亿的用户来说,这一比例非常悬殊。

关于持证老师占所有授课老师的比例,作业帮方面并未回应。

营销乱象,虚火过旺

“作业帮直播课,名师有大招,解题更高效”,“帮帮帮,网课上作业帮;帮帮帮帮,好成绩有人帮”,洗脑式广告传递出的信息“套路满满”。

有钱就任性的在线教育平台,在营销方面的投入不遗余力。

从地铁、公交站台广告到电视广告、知名综艺IP合作等,充斥着大量头部教育平台的身影,其中作业帮也是营销混战中重要一员。据相关报道,2020年作业帮的暑期营销预算高达10亿元。

据艺恩《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综艺赞助报告》统计,作业帮在2020年合作综艺视频节目位列第一,达到13个,包括《向往的生活第四季》、《奋斗吧主播》《快乐大本营》、《奔跑吧》第四季、《奇葩说》第七季、《江苏卫视天猫618超级晚》等。

在2020年4月17日,作业帮还与中国女排达成战略合作,成为中国国家女子排球队官方教育品牌。一系列操作,都让教育行业充满“虚火”。

大肆营销投入,管理也会出现混乱。

今年1月,包括作业帮、高途课堂、猿辅导、清北网校四家在线教育企业的信息流视频广告中,一位广告演员身饰四角,扮演不同平台老师的事件一度引发热议。

这种广告乱象也引发消费者对品牌的信任,也有评论认为,过度的广告宣传制造了家长焦虑。

关于作业帮是怎么看待营销大战中烧钱行为的正当性,以及随着监管风向加强,2020年作业帮的营销投入是否处于亏损状态等问题,作业帮方面并未回应。

从其他品牌发展情况看,营销大战造成行业“内卷”,亏损成为常态。

不但被裹挟进入的老牌上市教育机构好未来、新东方在线陷入亏损,曾经以盈利为傲的在线教育平台跟谁学也在2020年净亏损13.93亿元。

据公开报道,2021年,作业帮直播课除了冠名几档跨年(如东方卫视的《跨年晚会》、腾讯视频的《脱口秀反跨年》)之外,其他冠名和投放均已暂停。减少了广告投放,只能更加依赖地推、转介绍等获客途径。

其实,作业帮起初并不依赖烧钱营销获客。

因为作业帮拍照搜题的超级APP自有流量是作业帮直播课学员最主要来源。

从2014年1月拍照搜题功能内测到2016年6月,作业帮的用户量已突破1.3亿。不过,拍照搜题功能常常被诟病为“抄作业神器”,有家长直言,“作业全做对,考试不及格”。

在2016年5月,作业帮上线了直播课,从搜题转型拓展到课程服务。

据报道,作业帮直播课通过自有流量招生人次一年半增长超10倍。合并计算自有流量转化和外部投放,综合获客成本不到行业平均值一半,为业内最低。

关于作业帮自有的私域流量转化率,以及广告投放减少后对销售额的影响,作业帮方面并未回应。

重回教育本质,禁止上市最有效?

要处理好资本逐利性与教育公益性之间的矛盾,只能依靠校外培训机构的自觉自律?“回归教育公益属性,淡化商业色彩”会只是一种美好期待吗?

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在接受《商学院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教培市场发展到今天,已经变为荒唐的“资本游戏”。如果出现极端的现象,政府部门就不得不祭出雷霆手段,比如近年的“公民同招”,前些年的禁止学前教育上市等。

在他看来,可以仿效对一度恶化的学前教育的治理——禁止教育机构上市,斩断资本的链接,给校外辅导机构降温的同时,有效遏制扭曲教育的力量。这是最有效的方式,可以让疯狂的逐利者出清,留下真正有理想,想做教育的人。

在严峻的监管形势下,一级市场,教培行业的融资方向已经变化。

根据相关统计,2021年第一季度,融资事件数最多的是教育信息化赛道,其次是素质教育赛道和职业教育赛道。

相较于以往大量资金涌入K12、语培赛道不同,今年的融资热度骤降,融资事件寥寥,其中金额最大的为2月份杰睿教育宣布的2.1亿元B轮融资。

从融资金额来看,相比于去年大额融资大多集中在D轮及以后轮次,赛道主要为在线K12的情况,2021年Q1,教育行业大额融资相对分散于不同赛道的各个轮次中。其中,金额最大的一笔来自于2月7日粉笔教育宣布的3.9亿美元A轮融资。

马学雷指出,政府会坚定不移往前推,教育市场过度逐利的情况会得到改善,但也需要一个过程。

在他看来,作业帮投资人出于对政策形势的担忧,希望加紧上市很正常。不过不利上市的系列“达摩克利斯之剑”不断落下,风险很大。流血上市是硬着头皮向前走。

目前,我国对外资进入教育是分类管理,其中义务教育阶段是严格禁止,高中、高等教育、学前教育限制性进入,可以采用中外合作形式,中方主导;职业培训领域是鼓励外资。但是,对于中小学课外辅导并没有明确说明鼓励还是限制。

马学雷指出,按照通常理解,没有明确鼓励即为限制态度。

现在很多涉足K12领域的教育培训机构都有外资背景,通过VIE架构,协议控制境内运营实体,获得经济利益。

马学雷指出,现在正在讨论中《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(送审稿)》对于非营利学校的VIE架构明确提出禁止。今年,这一实施条例有可能出台,再加上对校外培训监管可能出台的新文件,会对教培机构外资进入带来很大影响,形势不容乐观。

拼图资本创始合伙人王磊表示,对校外培训的监管收紧肯定会让资本更加谨慎,中小机构融资会越来越困难。未来,市场集中度会越来越高,小机构机会越来越小。不过行业逐渐规范,长期是好事。

马学雷认为,目前,对于校外培训机构的刚需还会存在,虽然增量不乐观,但是存量还有,这依然是一块大蛋糕。在这一基础之上,小机构相对灵活,可能化整为零变成“游击队”。中等机构面临的困难很大,转型缺资金和人才,整改合规成本很大、风险很大。大机构在资金、人才上资源更丰富,一方面会加速转型,从学科培训向素质教育、职业教育、教育科技、政府购买服务上转;一方面,存量市场中通过合规化整改,继续生存,“且战且转”。

正如俞敏洪在接受采访时说:“如果把资本撤离,其实在线教育立刻就会退潮了。过三五年再来看在线教育到底为中国老百姓提供什么样的教育模式,那个时候才能看清楚。”

作业帮能赶在政策变化前成功上市吗?即使流血上市后就真的上岸了吗?我们不希望教培行业混战过后一地鸡毛。这一代互联网教育人将留给孩子什么呢?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娱网棋牌游戏_官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jyxbzl.cn/38570.html

作者: admin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